滕州市场管理网欢迎您!
当前位置:主页 > 最新资讯 >
独龙族一步跨千年的故事备受外界关注
信息来源:原创 发布机构:佚名 发布日期: 2021-07-01 14:35 浏览次数:
  坐落中缅边境、滇藏交界处的云南省怒江州贡山县独龙江乡,日子着我国人口最少的民族之一——缺乏6000人的独龙族。      从与世隔绝、刀耕火种的原始社会末期直接过渡到社会主义社会,独龙族“一步跨千年”的故事备受外界关注。整族脱贫后的独龙族日子有何改变?或能从三代人身上,窥见这一不凡的前史变迁。      “这是做梦都不敢想的好日子”      “再也没人会忧虑饿死了。”76岁的独龙族老人李文仕是现在我国为数不多的文面女,在她布满皱纹的脸上,密布着或深或浅的青蓝色刺纹。这是一张阅历过磨难的面孔。      “以前吃不饱、穿不暖,雪地里光着脚找吃的。”李文仕称,新我国建立前,独龙族员还处于“刀耕火种、打猎为生”“刻木记事、结绳计日”的原始状态,极少与外界触摸,看见生人便躲。      新我国建立后,修通了独龙江乡通往外界的人马驿道,现代文明的步履才渐渐走进独龙江。      2010年,独龙江乡“整乡推进、整族帮扶”项目发动。李文仕一家搬下山来,居住在簇新的安居房内,冰箱、彩电、电磁炉等家用电器一应俱全。想念在外读书的孙子时,李文仕还会用智能手机与孙子视频通话。      李文仕掰着指头跟记者说,她每年能从政府领到数千元补助,家里还种了些庄稼,压根不为吃穿发愁,家庭医生还会定时查看身体。      尽管日子好了,李文仕仍是习气穿着自己织造的独龙族服饰,脖颈上挂满项链。“这是我曾经做梦都不敢想的好日子呀。”讲述现在的日子,李文仕脸上满溢笑脸。      “想让我的家园变得更好”      比起李文仕所阅历的磨难,“80后”独龙族小伙张春强已是“美好一代”。可他儿时最深的记忆,依然是“肚子饿”。      “家里几亩地烧了又种、种了又烧,一家6口指望着地里的包谷糊口。”为了不再挨饿,张春强努力读书,2001年,17岁的张春强考上贡山县第一中学民族班,光着脚丫从独龙江乡走到县城读书,走了4天。那一年,他第一次尝到米饭的滋味。      由于贫穷,考上曲靖师范学院的张春强终究没去读书。2006年,张春强回到独龙江乡。“由于有文化、普通话说得好,省外游客便找我当导游。”张春强说,那时每天最少有70元的导游费,比当地公职人员的薪酬略高。      “可我觉得该为家园做点更有意义的事。”一年后,张春强回到他出生的龙元村任村委会副主任,为当地经济社会发展、脱贫攻坚贡献自己的力气。      2020年,张春强担任独龙江乡人民武装部部长。5月,独龙江乡因暴雨产生山体滑坡、泥石流灾祸,形成道路、电网、通讯悉数中止,张春强带领8名民兵突击队员徒步挺进,第一时间抵达现场打开救援。      “想让我的家园变得更好。”张春强用举动践行自己的愿望。      “想到我国一线城市打篮球”      “叮铃铃……”下课铃声响起,独龙江乡九年一贯制校园六年级独龙族学生孔福祥跑出教室,准备到操场练习篮球。      “篮球是我最喜欢的运动。”孔福祥身着一件优衣库外套,与记者攀谈时大方、热情、普通话标准,与城市孩子并无两样。      孔福祥今年13岁,爸爸妈妈均在独龙江乡政府工作。假日,爸爸妈妈会带他到昆明、大理等地旅行,增长见识。“外面的国际很好,我的家园也很好。”      为何喜欢篮球?孔福祥告知记者,2年前,他因姚明创办的姚基金公益项目触摸到篮球这项运动。      上一年9月,孔福祥与别的6名同学经过姚基金的层层选拔,作为小球童参加了2019国际篮联篮球国际杯,站在国际篮球舞台的中央。      那是孔福祥第一次出省,从独龙江乡到北京,用时4天。      “长大后想到北京或上海打篮球,成为一名篮球运动员。”孔福祥觉得,这个目标并不悠远,“愿望仍是要有的,如果实现了呢?”孔福祥狡猾地笑了。

Copyright © 2002-2016 滕州市场管理网 http://www.tzgs315.com/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